毕节中院沦为警察滥权的保护伞

点击链接播放语音:

http://www.peiyinapp.com/share/index.php?id=1601609

点击链接庭审直播:

http://tingshen.court.gov.cn/share/wechat/11611247?type=s2&from=singlemessage

贵州省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2009年6月14日侦查的“郑少华”盗窃案中,错误地将“苏成全”当“郑少华”进行,导致苏成全被起诉,经历了一审、二审等程序,直到刑事判决生效并执行完毕后九年多,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都没有发现错用了苏成全的身份信息,拿苏成全当“郑少华”进行刑事惩处。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201f44.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873503.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cbeb53.png

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黔毕中刑终字第459号刑事判决书生效后,贵州省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又将生效的刑事判决书确定的内容,完整地打(记录)在公安机关的电子系统的户政档案上,长达九年零四个月。凡是查阅了该户政档案的人,都认为苏成全是“盗贼”;苏成全在使用身份证时,接入公安网络的系统都会自动弹出提示用户:苏成全是“盗窃”犯;“苏成全”因此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比如乘坐飞机、高铁,住旅店;在使用身份证办理相关业务时也受到相应的限制,比如招工、招聘,子女读书、升学就业、参军,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苏成全也遭到旁人的歧视、嘲笑、讥讽并被另眼相看。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fb26e2.png

2018年11月29日贵州省毕节市人民检察院毕检控申复通(2018)53号《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告知苏成全,贵州省毕节市人民检察院已经向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检察建议,建议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纠正错误。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12月12日作出(2019)黔05刑监1号再审决定书,决定再审本案。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再审后,于2019年3月14日作出(2019)黔05刑再1号刑事裁定书,纠正了苏成全的错误的身份信息。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f026ceb.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f0a404e.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f167345.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f273e44.png

鉴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09)黔毕中刑终字第459号刑事判决书错误将“郑少华”弄成了苏成全,给苏成全造成了九年零四个月的痛苦,苏成全向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张国家赔偿。2019年11月12日,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黔05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拒不赔偿给苏成全造成的损失。

2020年4月23日,苏成全以自己作为“原告”、以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作为“被告”,向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人民法院提起名誉权之诉,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指使七星关区人民法院拒不立案。苏成全向七星关区纪委、监察委、政法委、人大常委会反映并报告中共毕节市委及其书记周建琨、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及其院长韩德洋、中共贵州省委及其书记孙志刚后,七星关区人民法院才于2020年6月5日作出(2020)黔0502民初981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不予受理。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f3334b8.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24eb23.png

苏成全不服七星关区人民法院的不予受理裁定,上诉到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2be696.png

2020年7月17日,苏成全收到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电子送达的(2020)黔05民终4513号《合议庭组成人员告知书》后,2020年7月26日将《辩论意见》快递给承办人龙飞燕。考虑到龙飞燕收到《辩论意见》可能是一天后的2020年7月27日,苏成全便把《辩论意见》落款成“2020年7月27日”。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32daad.png

奇怪的是,2020年7月30日15时,龙飞燕用快递“1016092236793”号邮寄(2020)黔05民终4513号民事裁定书给苏成全,苏成全2020年7月31日15时签收快递。裁定书上的日期居然在苏成全邮寄快递的头两天,即“2020年7月24日”。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346b65.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3b2946.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41f4b0.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483703.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4ebe5f.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5f2561.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74e8a3.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90b746.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96f045.png

苏成全有理由怀疑,自己在《辩论意见》上暴露了要追加七星关区人民法院和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本案被告参与诉讼,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才不报请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否则,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09)黔毕中刑终字第459号刑事判决给苏成全造成的痛苦,加上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9)黔05刑再1号刑事裁定书生效后,因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懒政”没有及时移交执行给苏成全造成的二次伤害,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要自食其果,才匆忙在举证期限内作出裁定驳回来阻止后患。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9df8b0.png

由于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的(2019)黔05法赔2号国家赔偿决定书拒不赔偿苏成全,经媒体曝光后,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被架在火上“烤”得够呛,不得不再次充当恶势力的保护伞,保护、包庇、掩盖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的极个别“懒政”官员。可是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贵州省大方县人民法院的(2020)黔0521行初115号案在直播(点击链接:http://tingshen.court.gov.cn/live/11611247),在短短的时间内,浏览观看的人数已经高达数十万。依观众看,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妄想庇护毕节市公安局七星关分局,恐怕纸是包不住火的,或许可能会惹火烧身,掩耳盗铃只会一场空。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a0964c.png

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自导自演的这场戏,却把自己推上了巅峰,如今已沦为警察滥用职权的保护伞,难脱干系?中央政法委已经开始对公检法整顿,刀刃向内、刮骨疗伤的行动已经开始,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充当恶势力、替腐败官员清道的法官,赶快向法律投降吧?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a63598.png

苏成全表示,将走完全部司法程序,看毕节的司法腐败还能支撑多久?纵观本案,已折射出毕节司法的乱象。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a7a4c1.png

2020年8月3日,苏成全已经通过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收件后,向苏成全出具了《再审材料收取清单》。

2020年8月6日14时,龙飞燕又用快递“1016076607093”重复邮寄(2020)黔05民终4513号民事裁定书给苏成全,苏成全2020年8月8日17时签收快递。龙飞燕在苏成全2020年8月3日申请再审后,又给苏成全邮寄送达民事裁定书,企图紧捂盖子,可是为时已晚,掩盖不住。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b06eb9.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b64164.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be8bf0.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c5711f.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d24e16.png

在大量的证据面前,看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第一庭庭长龙飞燕,两次给苏成全邮寄送达民事裁定书究竟是什么意思?妄想用第二次送达的民事裁定书来掩盖第一次,究竟为什么?龙飞燕应该给公众一个解释。

2020年8月10日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5f315bee89d99.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