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汕尾仲裁委涉嫌配合深圳红岭创投公司虚假诉讼违规仲裁,汕尾中级法院拒接受理上诉

诉汕尾仲裁委涉嫌配合深圳红岭创投公司虚假诉讼违规仲裁, 汕尾中级法院拒接受理中新社广州特约记者罗春福报道:近日申请人陈先生,陈女士起诉汕尾仲裁委涉嫌配合深圳红岭创投公司虚假诉讼违规仲裁, 汕尾中级人民法院拒接受理此案件,受理人员说这种案件在汕尾太多了。因此,笔者把整个案件情况公布于世,看看该不该受理,给申请人一个合理的说法。被申请人红岭创投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申请人”)因与申请人陈先生、陈女士(以下简称“申请人”)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向汕尾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汕尾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汕尾仲裁委于2019年7月29日受理该案,并于2019年8月27日作出汕国仲字[2019]637号《裁决书》支持了被申请人的仲裁请求。但纵观整个仲裁程序,汕尾仲裁委存在以下错误:汕尾仲裁委向申请人送达的材料错误,其中并未包含《应仲裁通知书》中的所有材料。从《应仲裁通知书》可以看出,汕尾仲裁委向申请人送达的材料应包含:1、仲裁申请书副本及相关证据材料;2、《汕尾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仲裁员名册》;3、仲裁庭组成表;4、当事人送达地址确认书;5、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身份证明书;6、授权委托书;7、当事人权利义务告知书等,但2019年8月1日,汕尾仲裁委向申请人发送的邮件中却并未包含《汕尾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仲裁员名册》、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身份证明书、授权委托书等材料,故汕尾仲裁委仲裁送达材料错误。汕尾仲裁委选定仲裁员的程序严重违法。《应仲裁通知书》第三条明确指出:“你(单位)在收到本通知书之日起10日内,根据本会《汕尾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仲裁员名册》,可与对方约定仲裁庭的组成方式和选定仲裁员,并向本会提交仲裁庭组成表。逾期不约定或不选定的,将由本会主任指定。”但从仲裁材料可以看出,汕尾仲裁委作出《案件受理通知书》、《应仲裁通知书》、《仲裁庭组成通知书》的时间均为2019年7月29日,也就是说汕尾仲裁委违反了《应仲裁通知书》第三条的程序,并未给予申请人任何选定仲裁员的机会,损害了申请人的仲裁权利,故汕尾仲裁委选定仲裁员的程序严重违法。该案从立案到作出裁决书,汕尾仲裁委用时不到一个月,且裁决书的送达方式也存在严重的错误。该案于2019年7月29日在汕尾仲裁委立案,但作出裁决书的时间却为2019年8月27日,也就是说汕尾仲裁委审理该案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与《汕尾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规定的时间大相径庭。另外,汕尾仲裁委在作出裁决书后,并非采用送达《应仲裁通知书》的送达方式(即邮件送达)向申请人送达裁决书,而是采用邮寄送达的方式,这导致申请人不能及时收到汕尾仲裁委的裁决书,反而是在2020年5月1日执行阶段才从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办法官手中收到,进而导致申请人无法及时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故该案裁决书的送达方式也存在严重的错误。该案裁决书生效时间错误。因汕尾仲裁委2019年9月份向申请人邮寄裁决书时,申请人并未收到,故该案裁决书并未生效,其生效时间并非《仲裁法律文书生效证明书》中所说的2019年9月27日,所以该案裁决书生效时间错误。笔者希望上级有关单位介入调查处理,给申请人陈先生,陈女士一个上诉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