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城阳 :房屋被中介合谋套抢,大学教师哭晕在法院门口

​5月30日凌晨3点,有个车靠停在济南高等法院门口,透过车窗看出有个中年妇女在车内呻吟,已哭肿脸。经过询问确认是青岛一所大学的教师姓韩,来高院提交证据材料,意外得知已结案,法官拒收材料。韩老师说之前已明确告知法官庭审时提交追加材料,因涉及到个人隐私,和法官见面商讨公开与否,再正式提出,一直等待开庭通知,因着急今天来找法官协商,没想到已结案,并败诉。

事实经过是这样的。2017年3月14日,为了购买改善房,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已协商好中介出售与购买环节一并负责,中介明确承诺不使连环操作发生损失。由买方事实上按照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签合同时为保护资金安全,要求写进青岛玛雅总部法定账户托管首付款70万,并要求合同里写进具体账户,同时合同规定双倍定金为条件的单方解除权,自动合同解除条件也明确写进,约定规定期限内不履行义务过十天可当作毁约处理。契约签订后,买方存在逾期支付定金行为,导致卖方购买改善房损失八万。

没有想到,青岛限购政策一出台,购买改善房资格被限,不可抗力政策变化下签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房价变动剧烈,难以原房价购买涉案同等房屋,更不能购买改善房。韩老师同中介协商处理突如其来的情势变化下的意外损失,要求定金晚交发生损失也按合同约定解决。

这环节韩老师考虑如果行驶解除权,对方会发生很大损失,于心不忍,想找折中方法各退一步商量解决,却意外招到胁迫。中介和买方歪曲合同,恐吓“网络曝光、拉横幅、剪发”,到教师住宅楼半夜进行骚扰,让出售方一夜成单位与住宅区焦点人物。为个人以及单位名誉不得已放弃合同约定权利与法律权利,发生胁迫第二天明确屈服表示继续过户。因惧怕这类不当做法再次发生,为安全过户,要求提供正确的身份证号与前期付款凭证,包括定金与首付款交付于中介的凭证。在名誉与安全已受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打算过户后根据证据想追究责任。中介一直拒绝提供,临近合同约定过户日,几次催告下未得到反馈,只好发出以下内容的告知:你方若未违约能够保证资金安全,截止期限内要求过户;付款凭证长期不提供,如果你方已违约要求解除合同”。

过户日中介发来首付款收据,发现角落有小字记载着“首付款已退回”。所谓交付首付款,看不出支付人,也不是合同约定的玛雅房屋法定账户。退回理由是为方便银行托管。这是缺乏常识的纯属庇护。履约前期临时协商过首付款中介托管改为银行托管,但并未执行。还没签银行托管协议,买方要求担保金转走是错误。银行托管不需要中介把已托管的首付款转账给买方,两者不存在因果关系。银行托管把款项转到托管账户是卖方账户,进行冻结过户后解冻就可。银行托管失败必须马上恢复中介托管,买方当天不返还钱款给中介,是明知责任的违约行为。有意愿继续履约,就不该担保金撤回。不管任何原因,拿走首付款不通知对方是违约行为。想要享有不安抗辩权,就应该履行通知义务。(告知抽走原因,并且具有一房二卖安全隐患存在情况下才能免责。不安抗辩权解除条件不具备法官未追究违约行为,反而具备顺序抗辩权的卖方成了违约人。)卖方屡次已通知继续过户,涉案房屋已被网签情况下,还有什么顾虑不按合同履约?买方瞒着卖方撤回担保金就是违约行为。过户安全保障条件下长期不履行托管义务,就是毁约。

履约约定日卖方提出过户邀请后,十天约定犹豫期一直等待买方转款进行托管,没有任何风险下买方拒绝履行担保金放入担保账户义务。合理履约期限内合同未能实现,买方根本违约,已通知对方毁约的法律后果,卖方无义务继续履行合同。合同附带自动解除条件无需做出解除行为,因为合同约定解除条件。即便这样,卖方已经反复告知解除合同法律效果。发过解除合同的告知函,庭审资料显示一审买方已承认收到,二审进行翻供,中院和高院都支持翻供。

韩老师坚称:买方与中介合谋诬告我违约。事实是相反的。履约前期,中介和买方胁迫阻止我方正当行使法律权利,法官”协商行为“当作”明确提出违约“来定性,法律行为不分清,况且忽视合同与法律规定的卖方权利。做为教师换位思考善意提出协商,法官错判下竟招来上百万损失与名誉受损;遭到胁迫屈服后履约中后期我方长期要求过户,对方不履行合同义务不配合过户,和中介一同搞违法操作,用事实表明毁约。法官未确认毁约行为,不分中介与买方过错,过17个月后交到法院的案款当作履约行为。在判决书城阳李X法官大赞其“诚实守信”。履约期过后20个月一审判决书下来,原价格继续履行等于卖方赔一半房价。履约合理期过了怎能判继续履行让无过错方承担巨大损失,让靠司法关系恶人先告状的毁约方获取暴利?法官保护违法网签,不追究各种违法行为,违反公序良俗原则,歪曲事实保护中介和买方,支持恶劣的抢房?

韩老师说,对方律师是中介顾问前法院人员,和法官以前是同事,其丈夫仍在法院任职。中介为留住中介费不择手段,被胁迫后当事人出现心理障碍,中介同买方合谋诬告做伪证,法官的职业操守欠缺,影响着心理健康,长期病患得不到治愈,严重影响工作和生活。韩老师哽咽着说道:“我独在法院门口徘徊,常常有冲动想敲碎玻璃,法官沾亲带故办关系案,怎么没人管枉判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