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黑占,滥用职权,岳阳市五里牌办事处的这种严重违法违规的行为,有关部门该管一管了

据湖南省岳阳市疾控中心家属反映,在2020年4月5号,当她们从乡下挂清明回来,发现自己的家门不知何时被撬开了,房里的东西大都翻得乱七把糟,有些消失不见了,至今搬到哪里去了连她们自己都无从知道,后面即使报了警,公安局也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问案调查,没有任何处理结果。4月6号上午9点多钟开始,她们所住的家属楼就被拆了一小部分,4月7号8点多钟正式开始大面积的拆房,直到4月8号上午将岳阳市疾控中心家属楼全部拆除。前来拆除她们房子的人是岳阳市五里牌办事处杨树塘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但非常值得质疑的是,这些人他们究竟有没有办理正规的拆迁拆除作业手续,并且是哪一级主管部门受权要他们来拆岳阳市疾控中心家属楼的,至今都得不到确切而肯定的答复。

不仅如此,岳阳市杨树塘社区的大部分拆迁户也反映,在2016年开始启动的岳阳市杨树塘社区的棚改拆迁事件中,因为没有房屋安置,补偿标准太低,一些拆迁户对此深表不满,即使在签约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内,他们也不愿意交钥匙,不肯迅速搬离这里,但是,五里牌办事处杨树塘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就强行撬门而入,进到这些拆迁户的家中,把他们房间存放的生活用品,电器东西偷偷搬走,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与精神伤害。等到这些拆迁户发现时,找他们质问缘由,就反唇相击,说因为这些拆迁户是和他们签了约的,拿了钱的,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撬门而入,把这些拆迁户的东西统统搬走,甚至可以断水断电,威逼利诱,什么违法违规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认为还是他们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所履行的职责范围之内。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五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行为在法定期限内不提起诉讼又履行的,行政机关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或者依法强制执行,而不是任何行政机关自己在超越法律权限的情况下,在公民的人身权与财产物品得不到任何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来代替法院强制执行,这可以说是强拆黑占,滥用职权,严重违反了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在杨树塘广大拆迁户中也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他们忍无可忍,在多次投诉,通过信访的方式向岳阳市楼区,岳阳市政府机关反映此类问题得不到任何满意的结果与答复时,最终只有请求湖南省,党中央上一级纪检机关,领导部门该出手管一管了,对岳阳市五里牌办事处这种严重违法违规的恶劣行为绝不能姑息纵容,包庇袒护,应该进行严厉督查,问责追究,为民除害,来确实维护岳阳市疾控中心家属,杨树塘拆迁户的正当合法权益。

​尊敬的领导:

我是原杨树塘居民。

为响应政府号召,我带头签约,同时也充分相信项目部工作人员承诺先签后签价格一样的说辞。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同一栋楼一个单元楼上楼下价格相差居然接近一倍之多。为平民愤,一些政府部门领导接见了居民代表(我也参加了一次座谈会) ,经多次沟通政府回应先签居民写一份报告,给予一些补助。2018年12月陆陆续续有补助到位了,却没有我的,我问了负责10栋的董某某,他说报告不合格要重新打报告,在19年1月4日我委托邻居帮我重新交报告书,结果邻居去项目部受到许某(董某某于元旦节后调离了项目部,手下的工作移交许某)一番奚落:就凭这几张纸就补钱?本人也不来!(情况说明:我们夫妻无正式工作,于2018年8月外出打工,家里俩孩子读书父母需要供养,也是为了糊口啊!)

再说我在拆迁过程中被弄丢的电器,签约后尾款没拿,没交钥匙。可恨的项目部破门而入,里面还有没来得及拆除的净水器,热水器,燃气灶,烤火炉烤火架等。当时董某某后驻杨树塘拆迁工作,进行了调解并承诺等拆迁工作结束后给我赔偿。而我也在2018年上半年多次去项目部问询,2018.11.30那天我也特意回去一趟我了董某某,他每次都说肯定有赔偿,只是要等工作完全结束。我也发信息打电话给黎书记(信息至今还有保留),黎书记也说会处理的。可让我气愤的是,前几日他们矢口否认,说所有补助赔偿已经结束!

请问,层层领导就是这样忽悠遵纪守法,手无寸 铁的百姓吗?

请问,还有更大一级的领导管管这些言而无信的工作人员吗?

请问,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不应该吗?